位置:茶陵新闻 > 茶陵娱乐 > 正文 >

《奇葩大会》最大黑马高嘉程:别那么看我,我不配(2)

2019年12月06日 11:57来源:未知手机版

制作炸薯条,华山旅游,火星符号

我看起来做好了充足准备迎接新生活,也只有我自己知道,开始的那段日子,每天上下班下车步行将近半小时回家的路上,我非常想回家。

刚做选角时,跟人聊天是件很痛苦的事。当两个人都带着目的跟对方聊一些冠冕堂皇的废话,气氛比春晚的小品还让人尴尬。认识佩佩那天,她在桌上摆着一本《黑道风云二十年》,我不敢跟她说话,怕她削我。

>一起工作的时候她告诉我,我们这项工作其实有个简单的原则,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。她给我讲了一个自己的故事,把我的人生经历套了个精光,然后她用一种深藏功与名的眼神看着我说:你看吧。

这份工作让我认识了很多人,对于他们,我常常有种,他们走错了KTV包厢的意外感。

>有次朋友推荐一个艺人来,我跟他和经纪人坐在一间会议室里聊天,每当我试图了解他,想从他口中多得到一些故事经历和看法,经纪人立把话抢去,开始替他发表演讲。聊天快结束,我对他除了一些百度百科已经写了的信息,一无所知。

我送他们出去,经纪人一边客套的寒暄,一边递上一张名片,我看着上面的名字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。上网搜索后,发现她是《隐形的翅膀》那首歌的作者。

后来我们约过几次饭,聊她是怎么从一个设计师变成了词曲作者,她的童年生活,奶奶在她生命中的重量,和她刚来北京的那年见到了UFO。

大多数时间我听到鸡汤就想吐,跟她聊完天后,我意识到世界上真的有靠着所谓信念和梦想在生活的人。

>还有一个选手,曾经三次想要自杀,每次都失败了,当她真的想要好好活下去,体检查出了癌症。

意料之外的是,我在高三艺考那年,看过她作为主角拍摄的纪录片。那时她在江浙沪一带主持了一档非常有名的电台节目。她回了我的私信,更让我意外的是,她还是我的老乡。

我们聊了很多生病之外的事,有一些可以当做传说。

她曾经生活在一个叫李家村的地方,但村里没有一个人姓李。有年夏天她跟着伙伴们在村里玩闹,被一条眼镜王蛇咬了一口,按照常理,必死无疑。父母忙着联系医院,村里一个类似神婆的人站出来,跟她的父母说了一句:信得过我,就把孩子留在我这,信不过,你们就准备后事吧。

父母别无选择,真的把她交给了那个神婆。她昏迷一个多月以后,神婆用了些花花草草治好了她。在她醒来后,眼镜王蛇被家人活捉,被熬成了汤,村里的人一家一口把它分掉了。

很多年后,为了纪念眼镜王蛇,她把它纹在了自己的身上。

相比之下,我的经历根本不值一提。

后面那几天偶尔因为这件事睡不着,想到了刚上大学那段日子,我每天无所事事,在宿舍看《康熙来了》成了我最常做的娱乐活动。我曾经跟大学舍友说,如果有天能上康永哥的节目,应该死而无憾了。他说,那你还是去死吧。

>

>我给董婧发了一条微信:有空的时候找我聊聊吧,你觉得可以,那我就参加。那天我和三个导演坐在公司的懒骨头会议室,一起聊了两个多小时,诡异的是,我们最后都哭了。

录制的前一天,我一晚没合眼。第二天,我在录影棚遇到了肖骁,他问我你哪天上场,我说后天,他冲我翻了一个白眼快速走开,后来我收到了他的微信,他说:加油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blogdeonda.com/chalingyule/205806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今日热点资讯